生长在昆明br对西山一定爱得深沉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编辑:admin浏览:

  连日来,关于西山睡美人的讨论热度居高不下,那些尘封在昆明人心底深处的回忆也慢慢被唤醒。5月23日,记者采访了上世纪60、70、80年代出生的部分市民,他们分享了自己的西山记忆。

  从小在昆明长大,庄国祥第一次去西山是在10岁时。去西山的公交车从小西门出发,一路颠簸到高峣。“去西山玩的人很多,公交车挤得让人都快窒息了,还有人在车上吵架!”但到了目的地,一路上的不愉快就被好风景消解得一干二净。

  “我们顺着公路往龙门走,一路上古刹庄严、林木葱郁,老爹(老昆明人称爷爷为老爹)就跟我们讲关于太华寺、华亭寺的故事。”庄国祥说,西山有很多“秘密”,“元世祖忽必烈之孙被封为梁王,镇守云南,至今西山上还留存梁王避暑台的遗迹;华亭寺的石栏,是‘三藩之乱’被平定后,从吴三桂旧邸——洪化府抄家抄来的……当时西山上溪流飞溅、甘泉清冽,后来修了拦水坝,溪水飞流的场景就不多见了。”

  在曾国海的记忆里,小的时候,昆明可以玩的地方不多,去海埂踩踩水、黑龙潭公园看看花,西山是他记忆里最有玩场的地方。

  他第一次听说西山大约是在7岁时,来自于爸妈的爱情故事。“爸妈谈恋爱时曾一起骑车去过西山。在行至千步崖时,由于没有看管自行车的地方,我爸就扛着自行车爬上了西山。现在想来,当时的他简直就是大力神。”

  曾国海的父亲是广州人,大学毕业后来到云南。1987年,父亲的五哥从广州来昆看望他们,他们带着五伯父一家到西山游玩。“在我们家看来,西山是最能代表昆明的地方。那里有最美的风景,有丰富的人文历史,只要家里有亲朋来,就一定先带去西山‘打卡’,然后再去滇池大坝看睡美人。”

  高中时,他经常会约着一些同学到西山看日出,会在华亭寺住上一晚,欣赏过“昆明最美日出”后再回家。这在当时还是十分小众的玩法。

  “我的家乡就在美丽的西山睡美人脚下,这里风景优美、民风淳朴……”这是赵雯在自己第一篇小学作文里写下的开头语。她家在西山区碧鸡街道黑荞母社区,从小与睡美人相伴。多年来,许多不可言说的情感已慢慢长在心里。

  那一年,她6岁,老师布置了一篇题为《我的游记》的作文。“那是我的第一次家庭出游,也是唯一一次。长大后回忆起来,总还能想起当时那份快乐的心情。”为了让她找到写作素材,舅舅、舅妈、姨父……一大家子人组了一个团,老老小小一起徒步从家里走到西山龙门。一路上,他们参观聂耳墓、逛华亭寺,正版铁算盘!一家人说说笑笑,很是开心。“从龙门远眺昆明,风景绝美,当时感动得想哭。”她说,无论去过天南海北多少地方,在她心里始终是西山最美、家乡最美。

  成家后,赵雯带着孩子去游过一次西山,并把曾经看过的风景、有过的心情讲给孩子听,因为她知道,生长在这一片土地的人,对西山一定爱得深沉。

 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西山,每代人都有属于自己时代的鲜明记忆,那么,你的西山记忆是什么呢?欢迎大家参与讨论。

导航栏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ccgi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